最近發生計程車司機性侵日本女學生,嫌犯到案後以五萬元交保。加上去年性侵女童事件,法官認為女童無明顯反抗動作因此輕判。這些事件都反映出法官的性別教育不足,尤其是對性侵害的認知與社會大眾有相當大的落差。

 

過去,性別教育並未列入國民教育中,因此現任的法官大人們,學生時代幾乎都致力於苦讀、應試,較欠缺性別教育。而法律系的學生往往在律師事務所實習、考律師,較缺少社會歷練。當上司法官後又僅有2小時的性別課程訓練,難以培養出足以判案的靈敏性別意識。

 

因此筆者建議,國民教育中必須落實性別教育,而且對法官、警察和教師等,會直接接觸到性侵害事件的加害者和被害者的相關人士,進行強制性的性別教育和性侵害事件處理教育。一方面,受過較完整性別教育的學生們,有朝一日成為法官,相信對類似案件會有更佳的判斷力。另一方面,目前已經成為法官者,還是可以亡羊補牢,以免再被稱為「恐龍法官」了!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以下是網路新聞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只修法不教育 難除恐龍法官」

 

去年性侵幼童法官輕判案才引起民間抗議聲浪,近日又出現一位謝姓計程車司機性侵日本交換女學生後,被裁定5萬元交保。現代婦女基金會執行長姚淑文表示,法官欠缺相關教育,即使修法,成效也相當有限。

 

性侵犯交保失聯5天

日前發生謝姓計程車司機涉嫌性侵日本女交換學生案,檢察官聲請羈押,但法官裁定5萬元交保,被輿論大加撻伐,法官才決定更裁。在謝姓司機失聯5天餘之後,警方才將謝姓司機拘提到案。

姚淑文表示,性侵是所有女性從小到大最大的恐懼,許多女性為了擔心危險發生,因而限制自己在時間以及空間上的運用。

當遇到性侵案發生時,許多女性因為過於恐懼或是為了保護生命,因此不敢反抗。但一般男性由於從小被教育用體力以及暴力保護自己,並捍衛自己的權力,因此對女性對性侵的恐懼並不了解。

姚淑文指出,這也是為何法官居然相信性侵犯的一面之詞,並未羈押性侵嫌犯。

 

司法官教育須更深入

姚淑文指出,從日本女學生遭性侵案來看,民間團體對於法官的訓練以及教育只能說是更加失望,而法務部以及司法院至今仍不了解法官教育的重要性。

姚淑文指出,目前的法官從小就在讀書考試中長大,沒有時間以及機會了解社會的弱勢。等到做了司法官,又僅僅只有2個小時的性別相關教育,而課程中還涵括家暴、外配等等其他議題,導致法官對性侵案的本質根本無法深入了解。

雖然目前司法院有開設性侵案相關教育課程,但是由於並非強制性,許多法官在公務繁忙之餘根本不願意參加。在法官沒有經過性侵案相關的訓練的情況之下,法官只會用自己的心證處理案件,姚淑文指出,未來類似的案件還會一再發生。

 

修法無助審判品質

姚淑文指出,婦女人口幾乎佔台灣一半人口,而防治性侵害的範圍甚至已經涵蓋男性幼童。但到目前為止,司法院仍然認為修法是唯一的方式,對於法官的性侵害案件相關訓練仍抱持著不負責任的態度。

姚淑文強調,光是修法根本無法解決問題,因為一個性侵案的發生有前端的調查、審判以及後端的定罪以及治療輔導。

如果司法院沒有經營前端的法官教育,光注重後端的定罪,性侵案的審判品質仍無法符合社會的期待與要求。

姚淑文表示,法務部由於與民間社團接觸較多,因此較能了解法官教育的重要性,但司法院卻仍抱持著老舊觀念,不清楚相關性別教育對於審判品質的影響。

目前有立委表示,法官評鑑實施之後,希望相關單位主動評鑑讓性侵加害人交保的法官。姚淑文指出,對法官有壓力的制約,遠比修法能真正讓法官改善審判品質。

 

新聞出處:台灣立報(記者史倩玲台北報導)

更新日期:2011/07/19 00:07

新聞引用自:Yahoo!奇摩新聞 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110719/131/2vao0.html

-------------------以上是網路新聞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本部落格相關文章:「國中的性教材與性教育」「『無性別教育』與『性別教育』」「挪威幼稚園的性別意識培養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關於教育的碎碎念

心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